-苏宁张近东破产「大败局-千亿负债压顶张近东退位苏宁是否还能一战」

苏宁张近东破产「大败局|千亿负债压顶张近东退位苏宁是否还能一战」

文:大侦探

来源:丽尔摩斯

7月12日晚间,苏宁易购(SZ:002024)发布“关于公司改选董事”的公告,宣布现年58岁的张将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董事任职,以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并进而在未来出任“名誉董事长”。

一周之前的7月5日,江苏省、南京市国资牵头成立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以88.3亿元的出资,获得16.96%苏宁易购的股权,暂时缓解了苏宁的流动性危机。但苏宁得以续命是有代价的,那就是张近东失去控制权,苏宁易购成为无控股股东状态。

看似苏宁系有着庞大的版图,旗下有着7大板块,但是张近东唯一能有所指望的,只有苏宁易购。2020年底,苏宁置业票据出现违约,苏宁房地产做的本来不大,但是也爆雷了;其他的文化、体育等产业则都是烧钱的无底洞,张近东投给兄弟的200亿资金也只能望洋兴叹。

图源/棱镜

从南京鼓楼区宁海路两百平米售卖空调的小铺起步,到传统零售行业巨头,再到互联网时代的转型,时代和机遇放大了张近东的梦想。他想把苏宁打造成“亚马逊 沃尔玛”,对标两个世界级巨头,这个梦想不可谓不宏大。但是,梦醒时分的残酷事实是,苏宁既没有成亚马逊、也不是沃尔玛,在多元化上蒙眼狂奔却几乎没有一个板块赚钱,包括核心零售业务的苏宁易购。

这些年一方面大肆烧钱,另一方面却造血能力有限,苏宁的债务问题由来已久。以掌控了苏宁系核心资产的苏宁电器为例,截止2020年底,其有息负债高达1346.2亿元。

如果不是千亿负债压顶,如果不是退无可退,张近东可能不会选择退出。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以这样的方式退休,不免让人唏嘘。苏宁的张近东时代结束了,一个随意造梦、为梦想所累的时代也结束了。

1 88.3亿,杯水车薪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2020年11月12日,江苏苏宁足球队在苏州奥体中心夺得首个中超联赛冠军,张近东激动地说:“冠军不是结束,而是开始。”然而几乎是同时,蚂蚁金服终止IPO,这让张近东期待的丰厚回报打了水漂。也让已经在债务危机边缘的苏宁,失去了最后的一点依靠。

另一笔不幸的投资,被很多媒体描述为张近东“仗义驰援”兄弟许家印。2017年首次公开见面后,张近东便多次袒露彼此之间的“兄弟情深”,还对外表示“我们心有灵犀。”

该年,张近东便通过全资子公司“南京润恒”向恒大战略投资200亿元。但这200亿可不是什么兄弟情,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意——这笔投资苏宁与恒大签署了对赌协议,如果恒大未能在2021年1月31日前上市,许家印则要用现金回购股份。然而,2020年11月恒大借壳失败,也缺乏现金回购股份,包括张近东在内的大部分股东只能接受债转股。

如果没有这两笔倒霉的投资,尤其是驰援兄弟那笔,可能苏宁的债务危机不会这么快爆发。但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张近东会做出这两笔投资决策?

投资蚂蚁金服尚可理解,投资兄弟那笔,虽然被媒体冠以“仗义驰援”的美名,但实际上投机的意味很浓。苏宁也是横跨线上线下的互联网巨头,但是这些年哪家互联网巨头重仓投过地产公司?而且直奔兄弟公司上市而去,“仗义”之下都是金钱的味道。

但如果回过头看,张近东的投机可能未必都是人性的贪婪,也许也有不得已的原因。

苏宁系最核心的苏宁易购,苦苦维持了七年的表面繁荣,虽然财报数据不至于难看,但大家心知肚明,其零售业务从未盈利,无非是通过不断地“卖子”和资产腾挪,才能维持面子。2014-2020年,苏宁易购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2.52亿元、-14.65亿元、-11.08亿元、-0.88亿元、-3.59亿元、-57.1亿元、-68.07亿元。

作为掌门人,张近东早就知道苏宁内里虚亏,而他还有“沃尔玛 亚马逊”的未竟梦想。无论是蚂蚁还是驰援兄弟,本质上都是想走捷径、大赚一把,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反而陪了夫人又折兵。

如果只是主营业务经营不善,苏宁也不至于陷入巨额债务危机。真正把苏宁拖下泥潭的,是这些年疯狂的“买买买”——据统计,2015-2019年,苏宁对外投资总额合计超过700亿元。然而,纵观苏宁10年,其真正获取的大额真金白银却只有两笔:一是阿里280亿元的投资,二是以140亿元认购了阿里股份,净赚了154亿元。

“不转型等死,转型就是找死”,这句话形容苏宁再贴切不过。作为传统零售巨头,苏宁一直在积极拥抱互联网,但是转型不顺,被迫卷进阿里、京东带头发起的补贴战中,此后拼多多异军突起,苏宁中国电商第三的排名不保。

从这时开始,张近东认为只有“买买买”才能成就苏宁光明的未来:

零售,收购家乐福、万达百货、迪亚天天、广州OK便利店等业务。

物流,出资42.5亿元全资收购天天快递。

体育,继接手江苏舜天后,收购意大利国际米兰俱乐部,旗下PP体育高价抢购版权。

布局范围广,投入资金多,偏偏这些业务还不断亏损。以天天快递为例,自2017年被收购以来,其连年亏损且亏损金额不断扩大,2017年净亏损为5.81亿元,2018年净亏损12.97亿元,2019年这一数字变为了17.86亿元。

又如曾被寄予厚望的苏宁小店,2017-2019年,苏宁小店数量由23家狂飙至5000多家。然而,在阿里、京东等也下场后,线下小店竞争愈加残酷。最终,亏损严重的苏宁小店与PPTV一样没有逃过被剥离上市公司的命运。

失败的多元化,又进一步拖累了苏宁主业的发展。根据苏宁易购一季度财报,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苏宁易购的流动负债为1182.4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有息债务约450亿元,而苏宁易购账上的货币资金仅有234.3亿元。即便加上江苏国资牵头续命的88.3亿元,苏宁易购距离缓解债务危机的缺口仍高达127.4亿元。

此外,作为苏宁体系的发债主体,苏宁电器的债务情况也很严重。截至2020年底,苏宁电器总资产3860.3亿元,总负债2925.2亿元,资产负债率75.8%。其中,苏宁电器流动资产1915.3亿,流动负债2321.8亿,流动比率0.83,有息负债1346.2亿元。也就说,相较于苏宁易购,苏宁电器的短期偿债压力还要更大。

由此可见,张近东出售股权得来的88.3亿元,仍是杯水车薪,未来苏宁的债务危机仍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

2 仍有实力一战

2020年11月,就在苏宁债务危机爆发的当口,苏宁易购成立了一个云网万店的子公司,并且完成A轮融资,由深创投领投,融资金额60亿元人民币。

去年开始,张近东的站台几乎都是为了这个新的业务方向。什么是云网万店呢?简单地说,意味着苏宁不再卖货,而是开放自己的供应链、销售、物流、技术、金融能力给商家。换句话说,苏宁要从“零售商”变成“零售服务商”。

这种模式下,苏宁对于开店目标的KPI,并不是自己下场去开店,而是以“赋能”的方式拓宽市场。具体来看,“云网万店”业务是聚焦在下沉市场,帮厂家卖货、帮加盟商和小门店开店,把原来过重的运营模式变轻。

按照计划,到今年年底,苏宁零售云将开出12000家门店,覆盖中国80%的县城及90%的乡镇。

此前,互联网转型的苏宁一直在追着流量跑,但是效果不佳。苏宁易购在转型上可谓紧贴互联网节奏,从会员体系、拼团购、直播再到大惠聚,还有每年一届比肩“猫晚”的“狮晚”,但每一步业务变动都更像是被动防御和跟随,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突破。

而随着拼多多、抖音的异军突起,苏宁易购电商排名在持续掉队。按照抖音快手此前公布的直播电商GMV算,苏宁易购电商第四把交椅的位置,也很难坐稳。

或许正是从债务危机不断爆发开始,苏宁意识到,“互联网思维”并不是直接自己跑去做个网站、App,而是要在大量线上线下布局后,找到边际成本最低、边际收益最高的发展道路。在这样的思路下,苏宁更想发挥物流和供应链的能力去服务平台,而不是继续追着流量跑,这才有了云网万店。

去年7月,苏宁易购成为抖音小店的供应链服务商,并开放给抖音电商平台所有主播,也同步输出物流和售后服务。从卖东西的“零售商”到兼具卖货、卖服务的“零售服务商”,这是苏宁的拐点。

今年的新春团拜会上,张近东喊出了口号:“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该砍得砍,该关的关”。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苏宁要翻盘,还是得靠零售。虽然千亿债务压顶,苏宁多年零售行业积累,手里依然又非常好的资产和资源:

其一,是它的供应链。苏宁是传统零售巨头,在供应链的优势不言而喻。

其二,是它的物流网络。苏宁拥有业内领先的自建物流网络,2020年,苏宁物流新增、扩建9个物流基地,完成10个物流基地的建设。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已在48个城市投入运营67个物流基地,在15个城市有17个物流基地在建、扩建,零售网点数近万家。

虽然互联网转型不成功,但是多年历练,苏宁已经没有了流量恐惧和盲目的流量崇拜。现在,完成大量线上线下布局后,如何找到边际成本最低、边际收益最高的发展道路,成了苏宁唯一的出路。

由此可见,未来苏宁仍有一战的实力,能否逆风翻盘,关键看新一任管理层的决心和手腕。

3 谁是继任者?

随着张近东的离任,苏宁内部正在经历一次巨大的人事动荡。

同时跟他一起离开公司职位的还有两位老苏宁战友:孙为民、孟祥胜。董事孙为民于7月12日辞去公司副董事长、董事任职,董事孟祥胜辞去公司董事任职,同时孙为民先生与孟祥胜先生辞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董事会审计委员会、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

目前苏宁易购董事会正在改选,从公布的信息来看,此次董事候选人包括黄明端、冼汉迪、曹群、张康阳。其中,黄明端代表淘宝中国;冼汉迪、曹群代表新新零售基金二期;张近东之子张康阳代表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

目前来看,黄明端似乎可能性最大。

张康阳是张近东长子,担任过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掌门人以及苏宁小店实控人,但无论资历还是对大公司操盘上,目前并没有经过考验;冼汉迪曾是手机游戏“中手游”和泛娱乐文化基金“国宏嘉信资本”联合创始人;曹群是华泰紫金投资公司董事长;这两位基金系的代表,在很可能会对苏宁旗下的投资板块和产业布局进行整合。

66岁的黄明端较张近东年长8岁,是大润发的创立者和掌舵人,也是零售行业的传奇人物。他出身台湾寒门,在20多年的零售从业经历中,有过多次经典战役,被同行誉为“会咬钱的狼”——先是逼迫荷兰万客隆最终退出台湾本岛,又从1998年起,一路将大润发 欧尚的零售联合体送达大陆零售业的王座。

去年底,黄明端从大润发退休,把CEO交棒给阿里巴巴副总裁、零售通总经林小海。如何将传统商超与电商大厂的融合中发挥出集合效力,是黄明端熟悉且擅长的领域。当中最为实际的,还是大润发接入的各个阿里流量入口:除了独立APP,大润发在天猫超市、淘鲜达以及饿了么等平台都有入口,也为自己带来超6900万线上平台用户和超1650万活跃用户。

黄明端如果能够接任,带来的想象空间会更大:一方面是更好的推进苏宁与家乐福的融合,另一方面也让苏宁在阿里体系中找到可以联动的角色定位。

从苏宁的公告来看,黄明端已经是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而之前在该职位的人正是张近东本人,因此在外界的许多解读中,黄明端接任的可能性更大。

7月29日,苏宁临时股东大会结束后,新任董事长将尘埃落定,缓解眼前债务危机势必是第一要务,但如何续写苏宁的零售业绩,是继任者的最大考验。

– END –

星标关注“丽尔摩斯”微信公众号

为您带来有侦探视角的深度财经报道

中国球队在亚洲俱乐部年终排名中的名次有什么变化?

本赛季亚冠已经到了最后阶段,随着国安输给蔚山现代止步四强,中超4支球队已经全部出局,而且在今天已经陆续回到了祖国,年关将近,再加上中超联赛已经就是,目前只剩下一场足协杯决赛了,一切即将尘埃落定,2020年中国球队的最终亚洲排名也出炉了。

就在刚刚,外媒网站footballdatabase更新了最新一期亚洲俱乐部排行,广州恒大在无缘本赛季中超冠军和亚冠小组赛出局后,亚洲排名已经从上个月的第6位,下降至如今的第8,不过,这个排名依旧是中国俱乐部中最高的。

另一位还在亚洲10强的队伍,是历史性杀进亚冠八强的北京国安,他们刚好排在第10位,此前俱乐部排名是第14上位。值得一提的是,国安凭借亚冠成绩,在年度收官时刻反超了上港,成为亚洲排名最高的第二名中超队,而上海上港在淘汰赛首轮0-2不敌神户胜利船,目前总积分已经跌出了前10,从第9下降到了第14。

此外,新科中超冠军江苏苏宁排名24,山东鲁能排名第22。排名第一位的依然是希拉尔(沙特),紧随其后的是全北现代(韩国),在之后的球队分别是川崎前锋(日本)、波斯波利斯(伊朗)、蔚山现代(韩国)、阿尔萨德(卡塔尔)和杜海勒(卡塔尔)。由于神户胜利船是亚冠新军,虽然即便闯入东亚区的决赛,但还是没办法跻身亚洲前十之列。

值得一提的是,这段时间虽然中超BIG4还在卡塔尔等待回国,但在国内,中国足坛正在经历一场巨变,“金元时代”彻底成为历史,不知道未来的中国足球到底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2021中超联赛排名

目前大连赛区的广州恒大排名第一,江苏苏宁排第二,山东鲁能第三,深圳第四。苏州赛区,上海,北京,石家庄,武汉卓尔分列第一到第四位。

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Chinese Football Association Super League),简称“中超”、“中超联赛”,参赛球队数固定在16支,是中国大陆地区最高级别的职业足球联赛(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中国台湾有直属于国际足联与亚足联的足协与联赛)。

注意事项:

中超联赛开始于2004年,前身为1989年成立的中国足球甲A联赛。[2]由中国足球协会组织,中超联赛有限责任公司运营,是全亚洲最具竞争力、平均上座率最高的足球联赛之一,冠军将获得火神杯。

根据国际足球历史和统计联合会2017年最新排名,中超联赛排名世界第36位,亚洲联赛第3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