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意拳感想「转谈谈习练形意拳的心得体会关注我后续更精彩」

形意拳感想「转谈谈习练形意拳的心得体会关注我后续更精彩」

谈谈习武经历。曾经在哈尔滨形意太极李氏功法创始人李春苓老师处学习,但是没有拜师。十年前的事了,在哈尔滨南岗区三姓街、燎原街马家沟边上。李师傅早上从来不来,那时候早上是一个叫慕老四的人领着练,以健身为主,李师傅上午来,中午就回去,傍晚再来,晚上才是功力和技击方面的内容。现在在深圳发展的刘治良当时已经练成了,平时不怎么去,但是李师傅有事儿的时候(比如过生日)他肯定必到,李师傅也比较喜欢他。那时候在练功场比较活跃的是慕老四、老华、陈校长、老冯等人,当时的门内第一高手是王洪涛(后来被开除出去了),此人浓眉大眼,身材高瘦,大骨架,天生神力,训练十个月基本上就在门内没有对手了。还有一个叫李强的人也练得比较好,夏天的时候脱衣服,身上的肌肉特别漂亮,是一种活的肌肉,一看就是有功夫的人。练功场上白天以打五行拳和站桩为主,晚上有练力的,就是两人对练功力。对于新来的没拜师人,李师傅不怎么教,都是其他人教,老徒弟他也不怎么教(按部就班的练就行了),李师傅主要教新拜师的徒弟。

李师傅的用力很奇怪,和徒弟们对练的时候让我们摸过他的胳膊,肌肉是软绵绵的,松松垮垮不用力,但是有力。其他人的都是紧绷着,像正常人一样。但是其他人的力量还是比正常人大很多。李强在后期好一些,我见过他打十二形,很慢,很有韵味,也很吃功夫。刘治良我只见过他打拳(只看见过一次),很松,爆发力相当不错,但是没看见过他练力。李师傅喜欢吃火锅,爱吃一种小辣椒,能喝一点红酒,后期做手术之后酒不能喝了,当时住在省委家属楼,七楼,我们去过他家里吃饭。他虽然主张两个人对练,但是他本人并不是通过对练得到的功力。而且众多弟子们当时身上都没有那种能在肌肉松弛状态下保持巨力的功夫。后期的入室弟子原磊和李子健练得也都不错,都得了不少东西。现在的马家沟边可能是老冯在挑头,好久没去了,呵呵。

有人说形意拳用的是巧劲,这一点值得商榷,用力习惯是巧劲,但是养成用巧劲的习惯靠的是功夫。形意拳是功力拳,长期的练习不可少,每次的量也不可少,量必须体现在动作的到位和时间的到位,产生质变之后才能相应的减少运动量。我跟刘治良不熟,但是听说他当年没少吃苦。李强当时家庭条件一般,冬天练功穿的棉布鞋都是陈校长给买的,冬天每天练完功身上都湿透好几个来回,这是我亲眼所见的。原磊那时候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读研究生,每天傍晚骑自行车来练功,半夜才回去,只要不下雨,天天去。没有生理上的质变产生不了高功夫。门里的人常说:“要出汗,出大汗”,意思就是把汗出透,先是正常的汗,然后是臭汗,也就是排毒,最后出的汗像纯洁水一样,没有味道才行。这是很艰苦的过程,周期因人而异。有些天生力大的人短时间的练习可以在力量上超越练习很长时间的人,但是他的生理调整程度不一定高于别人,整体机能可能要弱一些。形意拳讲究脚踏实地,来不得取巧。不一定讲笨功夫,但是一定讲苦公共。当时练完功手都够不到屁股,上厕所擦都费劲,晚上睡觉得用手把腿搬到床上去。

当时还有一个俱乐部,在一个半地下室,有的时候大家在那里吃饭。俱乐部里还有哑铃、绷弓之类的东西,后来哑铃被王洪涛拿走了,绷弓不知所踪。李师傅反对练这些东西,但是不太管,他一般只说一遍,别人不听他就不再提醒了。有俱乐部的时候是李氏形意太极门的全盛时期,后来发生了一系列变故。李师傅早期有个叫韩金洲的弟子练得不错,我不认识此人,但是接触过他的学生。李师傅曾经说过出功夫的秘诀,只有五个字:“低架子,慢练”,听着很简单,做起来不容易。“低架子”首先腰胯要松开,骨骼大架要撑住。“慢练”主要是体会力的传导和支撑,这样在对抗时才能把来力送入脚下。所谓形意太极拳就是形意和太极的拳式变化不大,但是内在劲路互相借鉴,可以用太极劲打形意,也可以用形意劲打太极。

都说八卦掌有“缩胯之功”,其实形意拳也有,好好体会三体式就能有所感受。但是八卦掌在动态中容易保持,形意拳一动起来就容易丢东西,李氏形意太极拳的好处就是先动起来再说,通过外在动作逼迫内在的劲儿,所以出功夫快。

李老的东西确实来自杨永蔚前辈,我和杨老前辈的另一位徒弟也接触过,此人功夫不错,在江边练(松花江)。我曾想跟他学,但是太远了,没去。那时李师傅还在世。我一开始也以为李师傅的东西就是把形意拳放慢动作而已,后来跟门内的人在一起时间长了才知道不是这么回事,虽然看起来就是慢练。说到改称呼,很多门内人也不同意,慕老四就曾明确反对,他的说法和上面那位兄弟一样。其实我倒是觉得叫什么无所谓,我们练的是功夫,功夫上身就行了,管他叫什么。可能是因为我没拜师,所以门派观念不强吧。其实我在别的门内也有拜师的,因为有的门派你不拜师他不教,一点都不教,所以只能先拜师。还有的人,比如我第一个真正磕头递帖子的师傅,看你大老远的来了,非常热情,招待很好,而且告诉你很多东西,所以尽管他身上没什么东西,只是理论高手,但是当他提出要我拜师的时候(不收钱),我还是拜了,不拜不好意思啊。此人在武林中极其有名,就不提他的名字了,现在已经没联系了,但是拜师贴还在。即使在拜师的门内,我的门派观念也不是很强,看到别人有好东西还是忍不住借鉴。

学习武术是有窍门的。想学某种拳法的时候,先不要练习自己原来的东西,准备个10天左右,每天伸展伸展肢体,简单活动一下,不要做任何肌肉练习。然后去学拳,在练基本功(如劈拳)的时候看看自己什么部位的筋腱、肌肉先酸痛,这些部位就是你所学拳法的劲路主要流经部位,然后有针对性的强化,不是强化这些部位,而是强化对劲路的把握,这样就会很快的掌握要领。形意拳的五行拳打起来并不是后脚催动躯体,而是躯体带动下肢,同时带动上肢,在此过程中完成整个行拳轨迹。李师傅在世的时候我曾经问过他怎么看待李仲轩先生的东西,结果李师傅对其不予认可。我后来就不再问了,岁数大的人有的时候就像小孩一样,没必要跟他较真。学术方面有不明白的尽管问,如果他不愿意告诉你或者解释不明白,你就多观察,或者可以到同门处去串东西。

如果同门处串不到,还有个办法,就是在根上找。比如形意拳的行拳劲路搞不懂,可以看看心意拳;对于三体式没感觉,可以试试蹲毛猴;有一段时间我总想弄明白通背的伸肩和穿手中拳,就是不懂,后来在山上遭遇猴群,看到猴子的动作,一下子明白了。其实就是脊柱和腰的缩弹,可以让肢体的动作特别快。通背拳传说中是仙授拳法,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人工雕琢的痕迹很少。八卦掌也是一样,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去推推磨盘,被迫的就把全身上下的劲路贯通了。练到一定程度的可以试试棉花磨盘,呵呵,话止于此吧,我毕竟不是八卦门的,把人家东西漏了不好。

其实我觉得人体本来蕴含巨大能量,所谓功力其实并不是练出来的,而是激发出来的。后天练出来的东西也能实战,但是不保准,所谓拳怕少壮,就是说壮年人力量足,反应也快,所以难以与之对抗。但是像李师傅那样七十多岁且骨瘦如柴,却能轻松把壮年人弄趴下,我觉得除了掌握技巧外,就是体内的力量得到了激发。曾经接触过八极拳的真正传人,他告诉我八极拳有一套体系完整的“私房功”,专练功力的,如“挡板功”,就是强化撑捶的。我们闲聊的时候他也提出过类似观点,就是说李书文在年纪很大的时候仍然能打出暴烈的劲力,就是在年轻的时候通过练功把体内的本力激发出来了,所以才能长久保持。如果只是后天练习产生的力量,那么在年纪大了之后一定会衰退,像运动员一样。

对于拳法的掌握一定要根据拳法的功能来进行针对性的训练。比如直拳是用来打人的,那么在掌握基本要领之后就要多打实战,在实战中完善直拳技能。有的动作是用来推的,比如李氏形意太极拳中的练力(其实就是原来形意拳中的“顶牛力”,主要是用来检验拳法劲力是否贯通的,同时也有强化筋骨的作用,后来李春苓先生又在此基础上发展了很多有针对性的动作),那么就要多推,在推中自然可以掌握要领。有的动作是练功夫的,比如三体式,那么就要多练,练得多了功夫就上身了。按照三体式的要领自然能够做到“腰马合一”,但是运动中保持就不容易了,所以要练拳。其实“腰马合一”好练,难练的是“腰桥合一”,因为肩肘的要领在运动中不好保持,所以即使做到“腰马合一”后,身体还是容易“散”,这个时候李师傅所教的功夫就能够显出作用来了。

李春苓先生所传车派形意已经不是形意拳了,但是动作及功法还是保留了形意拳的名字。比如说盘根。本来我都有点忘了,昨天看了猎手兄弟的回帖,找了一下佛山张册和刘治良推手的视频,看了一下,张册的步法很活,听画外音是八卦的东西,其实李师傅所传的有一种叫做盘根的功法,也是走圈的练法,刘治良肯定学过,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下功夫练。如果盘根练好了,步法及身体的灵劲儿绝对不输八卦掌。从视频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刘治良功力较深。当年和杨允静(静拳道创始人)比武的时候,两拳打在杨的胸口(当时的规定是不戴护具、不准打头、裆、后脑,画了一个圈不准出圈),当时杨允静吐了,可能是伤到了胃,而刘治良受了杨的一拳一脚,什么事都没有。后来《精武》在刊登此事的时候,轻描淡写,未提及比武结果。我们在马家沟边练功的时候,场子里很少有人练十二形和盘根,都是以五行拳和练力为主,很多人连十二形都没有学全。我也没学过。我只学了五行拳,就连三体式都是从别处串来的。提到三体式,最后披露一点小秘密。如果有学过蹲毛猴的朋友不妨一试。以左式为例,按照蹲毛猴的要领蹲好,把丹田一翻,自然催动左腿向前,同时右腿外撇,劲力自然贯通到右膝,右膝一拧,劲力贯通右脚,整个下盘变成一体,这是腰、马初期的练法,以后要在保持劲力的情况下自然松开。腰桥的部分就不细说了,还是那句话,多看看心意拳的动作对理解形意有好处。

呵呵,名字没有意义。因为李春苓先生所教的东西根本不是形意拳,所以我如果说“李春苓先生所传车派形意”,则名不副实。加了姓氏确实没有长远的,如戴家拳就是这样。但是所谓薪火相传,名义上的传承断了,功夫是不会丢的。薛颠的象形术没有加姓氏,也不过一代而终,但是象形术还是传下来了。我见过正宗的象形术,只不过人家现在不叫象形术了,改成了别的名字,不说了。

其实我已经不再说李春苓先生所传的拳了,如果有朋友们见过李春苓先生,就会明白什么叫做“虎行如病,鹰立如睡”,李老先生平时无精打采,练拳的时候也是,但是一旦动手,两只眼睛神采奕奕,如同变了个人。所谓“虎行如病,鹰立如睡”很多人的理解是平时内敛保养,用的时候再爆发,其实不是这个意思。所谓“病”,就是说不再依靠后天拙力。比如你有200块肌肉,力量很大,那么你突然患上了重感冒,就会浑身无力。但是患上感冒之后你还是200块肌肉,为什么就没力气了呢?说明你练的肌肉力是后天拙力。人在病了的时候还能发出力量,才是先天本力。“睡”也是一样。人在睡着之后从床上掉到地上一般不会摔坏,就是人体在无意识状态下的自我保护能力。“虎行如病,鹰立如睡”就是平时就能达到先天状态。为什么很多人都是老年成就大能?就是因为老了,没力气了,所以才走先天巧劲的路子,结果成就了武功。所谓“打人如走路”很多人的理解是劲力从脚下出,直达梢节,其实不是。“走路”是指不经过大脑的自然状态。谁见过走路之前先想一想脚怎么发力、怎么迈步、用几分劲儿的?都是想走了抬腿就走,打人一定要找这个状态,达到了这种如同走路一般自然的状态,形意拳自然能打。

难道你们练拳不在脑子里练吗?我每天固定的时间练不同的东西,其余时间,比如在车上坐着,就在脑子里练拳啊。我确实见过很多年轻时候不行,中间不练了,也可能是没有突破,或者是生活所迫,然后老了又捡起来了,结果成高手了。不说别的,哈尔滨就有。但是我跟人家不熟,不好意思把他的名字说出来。只能告诉你不是形意拳,也不是太极拳。大连一个练通背拳的老人也是类似这样。另外我可能说的不明白,不光是老人,病人也容易成就。如李春苓本身就是为了治病练拳的,结果练出来了,这是身边的。还有传说中的王芗斋也是身体不好,霍元甲也是。当然这些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练自己的功夫,至于别人老年还是有病,嘿嘿,反正我不想为了体验他们的状态而提前衰老或者是疾病缠身。

最后说点东西吧。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学功夫,最后都发现不能打,是指街头的打。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学的时候没有跟老师打。比如李春苓先生,他都70多了,你能跟他打吗?他也不可能教你打。我在李师傅处断断续续待了很长时间,没看见有打斗的训练,也可能有,但是我没看见过。正宗的车派肯定是有的,但是车派的人不太认可李师傅的东西,实际上李师傅的东西也已经改的面目全非了。比如手型,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为什么改。在师傅身边也不敢问,毕竟没拜师。刘治良能打是他自己练成了,不一定是李师傅的体系中的。李师傅的体系只能说有利于推,所以才在全国的推手比赛中得了很多大奖。也因此我自己才另外寻找其他的能打的体系。其实打人很简单,不用特意学,但是要想打得巧或者一对多,或者打比自己体型大的人就得专门练了。所以各位如果学拳的时候最好能跟师傅打一下,或者跟同门打一下,挑身形体重相近的,要不然容易判断失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